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平湖市今日大新闻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新闻 >

昆曲的审美境界与文化自信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13 02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“遍青山啼红了杜鹃,那荼蘼外烟丝醉软,那牡丹虽好,他春归怎占的先?”当台上的杜丽娘满怀心事地重游故园,台下的观众也跟随她的心,一同去追寻与柳梦梅的那一场旷世之梦。以《牡丹亭》为代表作之一的昆曲,在时代新语境下正日益彰显出其自身独特的传统文化价值。昆曲格调高雅、形式唯美、内涵丰富,追求艺术深度和广度上的完美、极致。它高度体现了我国传统雅文化中显于其表的蕴藉、婉转、优雅的审美风格,同时更细腻深入地将文学、艺术与思想融为一体,达到了更深层的审美境界。

昆曲作为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杰出代表,全面深入体会其审美境界、精神意蕴,能帮助我们从中窥见曲艺复苏乃至非遗传承的文化轨迹,最终落到回归文化自信这一时代命题上。

昆曲的诗性之美

从文学审美层面看,昆曲在本质上继承了我国传统诗歌的创作性意趣。昆曲出现前,元明时期民间南戏的文学风格是自然的、不拘的、俚俗的。至明一代,文人曲家认为,曲是中国传统诗歌脉络的正统延续,于是在昆曲剧本创作中,有意识地加入典雅元素和含蓄风格。王世贞云:“三百篇亡而后有骚赋。骚赋难入乐,而后有古乐府。古乐府不入俗,而后有唐绝句。为乐府绝句少宛曲转,而后有词。词不快北耳,而后有北曲。北曲不谐南耳,而后有南曲。”因此,文人一直以创作诗歌的审慎态度对待昆曲剧本??传奇的创作。正因如此,昆曲具有高度的诗性美。

昆曲的曲文首先具有诗性的声韵美,其音律不仅仅在案头阅读时给人以高下起伏的节律感与旋律感,同时每一字都与音乐旋律融合宜恰。这种对文字声音美感的需求,正是对诗歌文学的音韵审美传统的继承。

昆曲也不乏诗性的文辞美,其文辞并非一味追求华丽,而是需要通过隐于文本之后的一点灵犀,向读者传递出一种“妙悟”之感。这种妙悟即《沧浪诗话》倡导的诗歌审美理论:“惟悟乃为当行,乃为本色。”“当行”“本色”一直是昆曲剧本的创作者所追求的文辞境界。《长生殿》的《定情》一出中,“胧明春月召花枝,始是新承恩泽时。长倚玉人心自醉,年年岁岁乐于斯”四句分别引自元稹、白居易、雍陶、赵彦昭的诗歌,既增强了剧作优美文雅的特质,同时也通过恰当的索引,实现了诗句与曲目水乳交融二次创作的艺术效果。

友情链接:

Power by DedeCms